Tag: 足球上场比赛的人数是多少

每天看一看轻松了解足球规则

每天看一看,轻松了解足球规则 正规足球比赛,每队上场人数为11人,其中一人必须是守门员,每场比赛可替换三人,任何一个球队少于七人时,比赛不能进行。每场正规的足球比赛,有一名主裁判、二名助理裁判和一名替补裁判。主裁判鸣哨后,开球队员将球向前踢至滚动一周后,即开始比赛。比赛的时间分上、下两上半场,每半场为45min,中场休息时间不15min。在全场比赛90min内打成平局后,需打加时赛,加时赛的时间为30min,上下两个半场各为15min,中间不休息,只交换场地,采用突然死亡法进行比赛。若加时赛仍为平局,且必须决出胜负,则采用互相罚点球决胜负的办法。胜一场得3分,平一场得1分,负一场得0分。

一个足球门外汉打造火爆联赛:参赛人数十万不归足协管理

47岁的刘秉润是个如此不可思议的人物。他至今不知道中国足协的门朝哪开,却已经创建了一个巨大的联赛——全国有十万人报名参加的城市足球联赛。

刘秉润在揭幕仪式上发言。本文图均为城市超级联赛组委会提供24日下午,2018年赛季城市足球超级联赛在北京石景山体育场开幕。刘秉润不时揉一下双眼——连日劳累导致眼压升高,带着一丝倦容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揭幕战在北京京城联队和包头蒙甄腾翼队之间进行,主队以5:0获胜。两队都派外籍球员上场。北京队的首发外援前锋组合有些来头,一个是曾经效力北京国安的前洪都拉斯国脚马丁内斯,一个是北京理工大学足球队文森。外援参赛,是本赛季城市联赛的一大亮点。刘秉润的公司每场比赛平均给每个队付6000元的外援补贴。

过去两个赛季,每场城市联赛客队的车旅费和住宿费都由刘秉润公司支付。现在他不用再花这笔钱了。

他指着赛场的包头队说:“他们这次吃住行都是自掏腰包。城市联赛这个平台已经搭建好了,他们想来这里展示自己。”

前北京国安外援小马丁内斯在比赛中刘秉润对于中国足球圈子来说,是个极为陌生的人物。他在进入圈子之前,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

之前,刘秉润一直在金融界打拼。2014年他想换个战场。经过大数据模型测算,他选中了中国草根足球。他发现这是个富矿,却没人开采。他很惊诧。

“中国草根足球队数不胜数,资源遍地,但缺乏组织,一盘散沙。我决定来做这个事。”他说。

他想开办一个足球联赛,正在他苦苦思考如何拿到政府批文的时候,政府给他送来了政策红利。2014年10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简称“46号文件”)颁布。

小马丁内斯在比赛中与队友庆祝。横看成岭侧成峰,换一个角度和思维看待同一个事务往往会有不同的结果。刘秉润带着一个成功金融商人的敏锐触觉,利用网络时代的思维来认识中国足球,组建他的城市联赛。以前从来没人这样尝试过。

“我从网上搜集到一些草根球队的信息,然后提供火车票和酒店住宿邀请他们过来参赛。他们一开始认为我是个骗子,但既然看到我免费提供吃住行,就抱着尝试的心态来参赛。就这样,我们这个联赛就开张了。”他说。

创办这样的联赛必然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刘秉润说,从2015年联赛开张至今,他已经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

“我们在搭建一个足球平台,就像马云做网络销售平台一样,早期肯定要有投入。6000万,其实不算多。”他说。

经过三年的耕耘与付出,城市联赛平台已经初具规模。本赛季,刘秉润不用再为客队车票和住宿费买单。16支参赛球队自己负责这些花费。

现在,每场城市联赛都有20家网站和16家网络电视台直播。刘秉润充分利用网络时代的传媒特点,快速传播城市联赛的知名度。

“我们的观众多数是网民,我们挑选的球队多数都来自没有中超球队的城市。比如,包头蒙甄腾翼队是当地最好的球队,对于当地球迷有号召力。”刘秉润说。

他透露,通过开发与联赛相关的产品,以及广告出售等,今年城市联赛就可以收支平衡。“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本来打算要再烧几年银子的。”

小马丁内斯赛后与球迷合影。刘秉润组建的是一个独立联赛,不隶属于中国足协,有自己的组织委员会,成员包括各参赛俱乐部老板和赞助商代表等,内部实行充分的协商管理,没有任何以权压人的可能。

他说:“我就是一个商人,没任何高于球队的权力,我们都是合作伙伴。我们的理念是合作共赢。每个俱乐部既是参与者,也是管理者。”

在新的管理理念和新的推广方式的推动下,中国城市足球联赛迅速扩张,本赛季除了由16支球队参加的超级联赛外,还包括遍布全国100个赛区的外围赛,参赛人数达十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