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羽毛球的打法有多少种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谈世界羽毛球女双打法变化

从1996年实现中国羽毛球队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开始,女双一直是中国羽毛球队的顶梁柱,在近年来的各类国际大赛中,男单、女单、男双、混双都可能出现马失前蹄的现象,唯独女双固若金汤,因此女双也是中国队最令人放心的项目。中国队的女双代表了一种最典型的女双打法:强劲的攻守实力打法,并被各国女双选手所仿效。而制下的三级训练网络,源源不断地为中国队输送了大量女双人才,使得具有中国特色的“攻守打法”牢不可破,各国仿效者只能望其项背。

日前在成都展开的中国大师赛,中国队夺得总共五项冠军中的四项,所失的一项冠军恰恰是此前最让人放心的女双,而这次从中国队手中抢走女双金牌的则是一对印尼女双。中国女双的这次失手立刻引起了舆论的关注,不过大家还是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种偶然,毕竟中国多对女双还是牢牢地占据着世界排名的前几位。然而,大师赛之后的菲律宾公开赛、亚洲青年锦标赛,中国女双又相继遭遇失利,这不由得不使人怀疑起“偶然论”,而重新审视起大师赛中国女双失手的缘由。

在谈论今年的中国大师赛时,球馆的风大、球速过快等客观因素被多次提及,一些高手也因此未能发挥出应有水平,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选手则因此而频频爆冷,像波兰选手瓦查,此次能够杀入男单四强,很大程度上得益风大、球速快利于进攻的自然条件,让他凶猛的进攻性打法得到施展。中国女双本来就擅长“攻守打法”,因此在这种条件下,只要能把握较多的进攻机会,理应不会吃亏太多,更何况中国的于洋/杜婧组合,攻击力还是相当的强。但是在遇到印尼选手纳西尔/维塔组合后,中国女双的特长却被有效化解,原来何在?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对手的独特打法有效抑制了中国女双的优势。这对印尼女双组合尽管是临时搭档,但她们都是实力强劲的混双选手,而她们混双的实力,主要体现在凶狠的前半场“逼抢”能力。中国女双的特点是主打中后场,抢前半场的意识相对比较淡薄,因而面对她们突如其来的“逼抢”,感到非常别扭和不适应,前半场拿高点球的机会明显减少,过多的挑球换来的是更多的防守。加之四川体育馆“利攻不利守”的天然条件,又正好将印尼女双纳西尔/维塔的特点进一步放大,使中国女双的实力优势进一步削弱,这一升一降使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逆转。

印尼这对女双的打法能有效克制中国队,这种迹象其实在混双上已初显端倪。对于印尼、英国、泰国、丹麦等女双较弱的国家,混双为何非常强劲的问题,不少人感到困惑。事实上,上述国家的混双选手的一个共同特点是女队员前半场意识非常突出,逼抢凶狠,能为男同伴创造很多的进攻机会。尽管她们在技术稳定性上还存在不少问题,但是他们区域分工明确,女队员以前半场为主,活动区域相对较小,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技术上的缺陷,因而在混双上表现突出。而对于女双项目,因为女性天生力量素质方面的局限性,攻击力比较薄弱,很难靠强攻取胜,因而各国都把发展的重点放在防守上,以防守反击为主,较少有人专门去开发女双的前半场。防守反击打法对运动员的技术基本功和体能要求很高,这些正是中国女双运动员的特色,而国外女队员技术稳定性相对较差的缺陷此时就突显出来,因此难以跟中国队抗衡。

现代男双的发展趋势表明,前半场逼抢能力与后半场攻守能力的均衡发展是双打制胜的关键,这对现代女双是一个很有益的启示。印尼女双纳西尔/维塔的出现,恰似女双向这一趋势靠拢的星星之火,一旦燎原,整个世界女双将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是当今世界羽毛球运动的龙头,当然不会把这种变化的主动权拱手相让。就像李永波总教练所说:发现问题比金牌更重要。在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一年之际,相信中国羽毛球队一定能主动把握求变的机遇,并在北京奥运会上再显神威。

羽毛球比赛常识——羽毛球运动几种打法类型

单打的打法是根据比赛者的个人技术特点、身体素质、心理素质等条件而形成的技术打法,常见的大约有以下五种∶

从发球开始就运用高远球或进攻性的平高球压对方后场底线,迫使对方后退,当对方回球不够后时,以扣杀球制胜;或当对方疏于前场防守时,就可以以轻吊、搓球等技术在网前吊球轻取。轻吊必须在若干次高远球大力压住后场,对方又不能及时回到前场的基础上进行。这种打法主要是力量和后场的高、吊、杀技术的较量。对初学者,这是一种必须首先学习的基础打法。

在后场,以高远球、平高球和吊球,在前场则以放网前球、推球和挑球准确地攻击对方场区前后左右四个角落,调动对方前后左右奔跑,顾此失彼,待对方来不及回中心位置或回球质量差时,向其空档部位发动进攻制胜。这种打法要求进攻队员具有较强的控制球落点的能力和灵活快速的步法,有速度,否则难占上风。

主要通过后场的高远球、扣杀、劈杀、吊球等技术,先发制人,然后快速上网以搓、推、扑、钩等技术,高点控制网前,导致对方直接失误,或被动击球过网,被进攻队员一举击败的一种打法。通常也称“杀上网”的打法。这种打法是进攻型的打法,能够快速上网高点控制网前,速度耐力和力量耐力也要求较高。这种打法,体力消耗较大,如果碰上防守技术好的对手,体力就往往成为成败的关键因素。

以平高球快压对方后场两底角,配合快吊网前两角(或运用劈杀)引对方上网,当对方被动回击网前球时,即迅速上网控制网前,以网前搓、钩球结合推后场底线两角,迫使对方疲于应付,为前场扑杀和中、后场大力扣杀创造机会。这也是一种积极主动、快速进攻的打法。这种打法,要求运动员身体素质好,特别是速度耐力要好,技术全面熟练,而且还具备突击进攻的特长技术。

以平高球和快吊球击向对方前后左右四个角落,以调动对方。让对方先进攻,针对进攻方打的高远球、四方球、吊球等,加强防守,以快速灵活的步法、多变的球路和刁钻准确的落点,诱使对方在进攻中匆忙移动,勉强扣杀,造成击球失误,或当对方回球质量较差时,抓住有利战机,突击进攻。这种打法要求队员具有攻中有守,守中有攻的控球和反控球能力,不仅应具备优良的速度耐力、灵活的步法、准确快速的反应和判断应变能力,更应具有顽强的拼搏精神和心理素质,这样才能在逆境和被动橘中保持沉着冷静,并奋起反击。

双打打法是根据双方的技术水平、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以及伙伴的配合特点,经过长期训练而形成的。常见的大致有以下三种∶

此打法基本上是本方处于发球时所采用。发球的队员站位较前。当发球员发球后立即举拍封堵前场区,另一名球员则负责中场或后场的各种来球。前后站位法可充分运用快攻压网前搓、吊、推、扑技术,寻找空隙,一举打乱对方站位;或通过后攻前扑,后场连续大力扣杀,前场积极封堵,当回球在网附近时,一举给以致命打击。

本打法基本上为本方处于接发球状态和受到下压进攻时所采用。对方发球或打来的平高球处于后场,接球方可从原来的前后站位立刻转换为左右站位,两人各负责左右半场区的防守,以平抽、平打压住对方后场底线两角,在对方扣杀球时也能以平抽反击或挑高远球至两底角,造成对方回球无力,一举扣杀或吊球成功。

在比赛中,攻守双方总是根据比赛的情况而不断地在前后站位和左右站位间相互变换。对于站位的变换通常具有如下特点∶

(1)、发球或接发球时前后站位。当对方回击高球至后场偏一侧进攻时,位于前面的队员要直线后退,后方的队员看情况向侧移动,改换成左右站位。

(2)、发球或接发球时处于左右平行站位。在发球后或在对击球过程中,一旦有机会进行下压进攻时,一名球员便快速上网封堵,另一人则快速移动到后场进行大力扣、吊、杀球,导致对方处于被动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