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毽球的场地图

“全民健身日”系列活动 体育协会携手社区举办毽球比赛第二届“网协杯”网球俱乐部联赛落幕20余个健身场地免费向市民开放

原标题:“全民健身日”系列活动 体育协会携手社区举办毽球比赛,第二届“网协杯”网球俱乐部联赛落幕,20余个健身场地免费向市民开放

今天是我国第14个“全民健身日”,我市组织开展的“全民健身日”系列活动火热进行中。本次活动以“个十百千万,全民大健身”为题,通过一个主题口号、十个区市联动、百项精品赛事、千处场馆免费、万张消费券发放、十万器材巡检开放、百万群众参与,坚持全民赛事不断线、全民健身在身边,再掀全民健身新高潮。“全民健身日”当天有哪些精彩活动,让我们一起来看!

8月6日,市毽球运动协会、李沧区街道办事处共同举办了2022年青岛市“全民健身日”毽球比赛,来自各区(市)的25支队伍、130余人参加比赛。

赛场上,运动员或抬腿跳跃、或屈体转身,在传球的同时做出各种花式高难度动作,引发观众热烈的喝彩声。

毽球作为一项全民健身运动,不拘场地、老少皆宜,具有很高的观赏性、娱乐性和竞技性,于2021年列入全运会群众性比赛项目,深受市民朋友的喜爱。下一步,我市各体育协会将以全民健身日为契机,进一步发挥资源优势,满足市民对健身运动的需求,为我市全民健身事业增添更多生机与活力。

8月7日,由市体育事业发展中心、市体育产业发展中心、市网球运动协会主办的2022年青岛市第二届“网协杯”网球俱乐部联赛圆满落下帷幕。

本次联赛分为甲、乙两个级别,采取升降组制,共有12支队伍、近200名运动员参赛。每个俱乐部按照女子双打、青年男双、中年男双、混合双打、常青男双的顺序出战,最终,青岛新兴网球俱乐部和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网球俱乐部分获甲级、乙级联赛冠军。

本次比赛是2022年青岛市“全民健身日”系列活动百项精品赛事之一,为我市网球运动爱好者搭建了同场竞技比拼、展现运动风采的交流平台,促进我市网球运动发展,推动形成人人爱体育、人人懂体育、人人享受体育的良好氛围。

为带动更多市民参与全民健身活动,市体育产业发展中心所属天泰体育场、第二体育场、弘诚体育场、全民健身中心20余个健身场地分时段免费向市民开放。

在中心各场馆,前来健身活动的市民按照疫情防控要求测温、验码后有序进入。在田径场、足球场、羽毛球馆、篮球馆、健身房、游泳馆等场馆场地,健身市民尽情享受运动带来的激情和快乐。市民王先生一大早就约了几位朋友来到全民健身中心打羽毛球,王先生说:“这里环境很好,服务也周到,约上几个朋友一起来打打球出出汗,特别爽!”

在第二体育场,健身市民、职工代表、运动员代表携手开展健步行活动,以实际行动践行“每天158”全民健身行动倡议,共享好体魄带来的好生活。

为了迎接“全民健身日”的到来,产业中心各场馆“三支队伍”提前行动起来,落实“作风能力提升年”活动相关要求,清理场馆卫生、检修运动器材、修剪养护草坪、巡查设施设备,为市民朋友营造优质的健身环境。同时,各场馆为健身市民准备了“暖心茶”、绿豆汤等消暑饮品,在炎炎夏日为市民朋友送上一丝清凉。

★第二届社区运动会|新时代文明实践全民健身志愿服务队在市北区、崂山区部分社区开展丰富多彩的全民健身活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北京南站成“健身馆”:居民聚集打球踢毽(图)

昨晚8时,北京南站地下一层大厅内,一些市民聚在一起踢毽子健身。对此,站方表示客流高峰期会禁止居民入内锻炼。新京报记者王叔坤摄

打羽毛球、踢毽子、跳舞……最近不少旅客发现,北京南站负一层成了附近居民的“健身场”。对此情况,有人认为有损形象,北京南站方面表示,客流高峰期禁止居民健身活动,其他时间则没有规定。中国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俊生则表示,此事也折射出公共资源的匮乏。

“踢毽子、扭秧歌,干啥的都有。”昨天,北京南站进站大厅地铁C出口处的一商铺工作人员表示,每天傍晚6点左右开始,就会有附近居民陆续带着各种健身“装备”,到站内运动,“有老有少,但老人居多。”

该工作人员称,健身的大爷大妈对健身地点并没有过多考虑,只要觉得够空旷就行,“在地铁出口处他们也会聚集在一起跳。”

另一商铺的店员说,大爷大妈三五个人一组,踢毽子、扭秧歌、跳舞,有打羽毛球的,还自带支架和网,“搞得很专业。”

另有店员称自己观察了很久,她感觉大爷大妈们运动时旁若无人,非常投入,“有时还有乘客停下脚步观赏拍照。”该店员说,平时严肃、匆忙的火车站,会“一下变成体育馆,能带来轻松快乐的氛围。”

记者在网络检索发现,关于北京南站变成“健身场”最早的一条微博是在2011年4月份发出。当时名为“王宗扬”的网友称,“中国地方大,北京南站成了百姓室内打羽毛球的休闲地。”

此后近三年时间,陆续有网友发布了同样的见闻。陈女士称她有天早上赶火车,在进站大厅一餐厅吃饭时发现有人在大厅晨练打羽毛球,“太惊奇了,第一次见到,顿时以为自己走错了。”陈女士回忆。

有不少网友也对居民此举表示理解,“北京能提供居民娱乐的场所太少,反正大厅没人的时候也是空的,利用起来也挺好的。”

但也有不少网友表示,南站并没有运动场所的功能,在此锻炼会影响旅客正常进出,也会给外地旅客留下不好的印象。

昨晚,北京南站值班室一名负责人表示,附近居民到车站内锻炼确实不妥,站方也曾多次劝说,但收效甚微。考虑到居民确实没锻炼的场所,锻炼时段也不会太影响站内秩序,就默认了。

“站方也曾接到过乘客投诉,但经过工作人员解释,乘客也表示理解。”该负责人称,现在火车站不成文的规定是,在高峰期禁止他们进入,其他时间段则没有限制,“居民也知道,所以随着春运客流高峰到来,过来锻炼的人就慢慢没了。”

昨晚6点多开始,20多位大爷大妈来到北京南站进站大厅一角,脱了衣服,他们迅速“忙活”了起来。

“我们一般选在早上7点前,下午6点后,那会儿人也少,所以不影响火车站正常秩序的。”一位大妈认为,非高峰期,火车站本来人就少,他们利用这个时间段进行一些锻炼,“大伙儿应该能理解。”

另一位大爷说,现在站外广场太冷,而且光线不好,也确实没有其他选择,“就就近选择了火车站了。”

其他几位居民认为,他们在站内锻炼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火车站方面并未提出异议,“他们如果不让进我们就不进了。”

中国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俊生表示,他赞同火车站这种灵活性的管理办法,同时他强调,此举也折射出如今北京市公共资源匮乏的一面。

“火车站有他固定的用途,按道理确实不该发生这种事。”刘俊生说,但现在北京适合居民公共娱乐、锻炼的场所实在太少,规划时没有考虑到居民的实际需求,才导致这一状况发生。

刘俊生认为北京南站方面这一做法值得肯定,“非高峰期确实没人,空间也可以利用,居民锻炼并未影响火车站的实际用途,所以不必苛责。”他说,车站可和附近小区协商,明确规定一下可锻炼时间,形成一个良性发展,是双方共赢的一件事。(记者 林野)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