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日本棒球很强吗

日本棒球凭啥这么牛?140年前就曾赢美国人 发展模式领先全球

1986年,每两年举办一届的传统赛事,在经历了多次停办之后,再次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

日本国家棒球队曾经两度摘下世界棒球经典大赛冠军,并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收获了一枚银牌,日本棒球世界劲旅的地位毋庸置疑。

日本棒球是如何达到世界顶级水准的?在日本棒球的发展过程中又能够给我们提供哪些借鉴呢?

1872年,美国人霍雷斯-威尔森将棒球运动带入到日本,140年前,由本土球员组成的棒球队第一次击败了瞧不起他们的美国人,从此棒球风靡全国。

日本教育从小就崇尚“文武两道”的体教结合方针:学生如果只是学习成绩好,并不会受到过多赞誉,他们即使不善于运动,也要参与体育,即使没跑第一,拼搏本身也有意义。

日本享誉世界的甲子园至今已经举办了100届,经常一票难求,青春、热血成为其代名词,火爆程度堪比美国NCAA篮球赛。

虽然足球、篮球冲击着棒球在本国的地位,但在日本棒球运动仍不可替代,他们打造了“日本武士队”大国家队品牌形象。

很多不了解日本棒球的人,会误认为棒球成为日本的国球,是因为20世纪战争的历史原因,日本一度被美国接管的文化影响。但是实际上,棒球运动在日本生根发芽,还要早了将近100年。

早在19世纪中叶,不少美国商人、传教士,随着商船往来于美日进行贸易和宗教活动,尤其是伴随着明治维新运动轰轰烈烈的展开,一些颇具开拓精神的美国人干脆在日本住了下来,这些美国人在美日文化交流中扮演了先驱者的角色。

来自美国缅因州的霍雷斯-威尔森便是其中之一,他以御雇外国人身份到达日本,1872年,他在“第一番中学”,即现今在全世界久负盛名的东京大学,担任英语教师。在课余之际,指导学生打棒球的威尔森把棒球从美国带到了日本,并因此进入了日本的棒球名人堂。

于此同时,一些具有冒险精神的日本青年,对于西方文明也是充满了好奇,甚至不惜偷偷登上美国的商船,想要去亲眼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从美国回来之后,这些大开眼界的日本人也在棒球在日本的推广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当时,第一番中学棒球队的主要任务是和横滨港的美国水手打棒球比赛解闷儿,而这些美国人根本就看不起身材矮小的日本人。直到当1878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铁道技工平冈熙组建了新桥运动俱乐部棒球队,向美国的水手们发起了挑战,一开始还遭到了美国人的讥讽和嘲笑。

可是在刻苦训练和屡战屡败,屡败还屡战的百折不挠的精神鼓舞下,这支日本人组成的棒球队终于击败了狂妄自大的美国人,并最终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全部由日本人组成的棒球队击败了美国人,这一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日本的大街小巷,日本国民在自豪和骄傲之余,也纷纷投入了这项运动,让棒球运动迅速风靡了全日本。由此可见,棒球在日本的风靡,是特定历史时机下的产物,带着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时代感。

日本棒球脱胎于美国棒球,因此日本棒球的发展模式多少带有一些美国体育发展的影子,和欧洲大陆的俱乐部青训模式,源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制不同,两国的体育发展基础都来自于教育,来自于学校。

就像历史记载第一场正式的美式橄榄球比赛,交战双方是美国名校拉格斯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日本棒球的星星之火,也是从著名的早稻田大学与福泽谕吉所创立的庆应义塾大学之间的对决,即著名的早庆战,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广泛关注而开始呈燎原之势的。

其后因为两队的球迷互相叫嚣,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于1910年比赛两场之后,早庆战被迫暂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的停赛,却产生了一个新的联盟,1914年,明治大学加入组成早庆明3校联盟,随后法政大学、立教大学加入了联盟,1925年东京帝国大学(即今日的东京大学)也加入了联盟,正式组成东京六大学野球联盟,并一直比赛至今,成为了日本最悠久的棒球联赛。

同时,日本的教育理念,受中国中国古代“文武双全”思想的影响,而一直崇尚文武两道的教育方针。“有文事者必有武备”一文出自史记,却在日本产生了深远影响。日本自从江户时代之前起,人们就一直认为,应在学问和武艺、文事和武事两方面都要付出努力才能算是优秀的人才。

因此,就算在学校里学习好,在日本也难以获得赞誉。人们一直认为,能参加运动和社会活动、并能帮助父母才是杰出的人。因此,即使不擅长运动,也必须参加体育运动,日本人坚信,即使不能跑第一,努力拼搏本身就有意义。在这样的教育理念下,日本人往往在文化课之余,给学生自己组织的体育俱乐部留足了活动时间,并且给予充足的经费,组织训练和比赛。

正因为如此,从棒球从引入日本的第一刻起,就在日本的教育体系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高野连(全称为公益财团法人日本高等学校野球联盟)也就应运而生。在全日本各地一共有3971所加盟学校,共计野球部的部员更是达到了15万3184人之多。

中国动漫爱好者耳熟能详的甲子园大赛(高中棒球锦标赛,即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选手权大会),就是由朝日新闻社和高野连联合举办,从1915年开始,到今年刚好举办了第100届纪念大会。

作为一年一度的日本棒球盛会,夏季甲子园大赛从地方大会开始到最终的决胜战,一路采取残酷的单败淘汰赛制,大阪桐荫、智辩和歌山、东海大相模、龙谷大平安,这些有着传奇故事的传统豪门之间的碰撞,金足农这些小学校以弱胜强可歌可泣的故事,在日本掀起的热潮堪比美国NCAA的篮球锦标赛。

日本国家级电视台NHK和朝日新闻旗下的ABC电视台对比赛进行全程转播,比赛主办地阪神甲子园球场更是一票难求。不少日本青少年把能够打入在阪神甲子园球场进行的全国大赛当作了青春的梦想,更有能够在甲子园出赛的选手,将球场内标志性的黑土用布袋子装起来,当做一生的留念。

当然,从甲子园赛场,也走出了一些名震天下的职业棒球巨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属有“平成怪物”之称的松坂大辅。在1998年举行的“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权大会”的四强赛,横滨和甲子园豪门PL学园相遇,松坂担任先发,与对方的王牌投手上重聪(第7局上场)鏖战至第17局才拿下胜利,一共投出了250球。在半决赛中他担任外野手出赛,而在最后的冠军赛中,松坂更是大发神威,达成了甲子园史上第二位投出无安打比赛投手。松坂大辅后来从日本职棒西武狮转投波士顿红袜,并帮助红袜赢下2007年世界大赛冠军。

从高中或者大学毕业之后,这些棒球选手们的佼佼者可以通过选秀进入职业棒球,打和美国职棒大联盟组织形式相似的职棒联赛NPB或者独立联盟,而剩下的那些落选的好手则也不必担心一身棒球技艺会被荒废。

社会人棒球是日本独具特色的半职业运动组织,如本田、丰田、三菱等一些日本大企业会特意招收一些有学校棒球经验的高手,他们半天在公司上班半天训练,夜晚打比赛,都市野球大会是社会人棒球的最高舞台,水平丝毫不差,从这个舞台上甚至走出了美国职棒的世界大赛冠军(2013年波士顿红袜救援投手,胜利方程组的田泽纯一)。这些社会人选手,比赛成绩好坏和奖金挂钩,但是他们的基本工资则来自于日常的工作。

以教育为核心,以竞技娱乐为载体,日本棒球的发展道路多元,并非完全依赖商业开发,更注重把棒球运动本身的魅力传递给观众,并结合青春、热血,以及动漫、游戏等不同的平台,把日本棒球打造成独一无二的文化现象,在这点上,甚至棒球运动的鼻祖,美国都要自叹不如。

当然,同美国一样,日本棒球也面临着其他运动项目的强势冲击。其中冲击力最强的,当属世界第一运动足球。

为了成功申办世界杯,日本足协于1993年成立了J联赛,并在1996年拿到2002年韩日世界杯主办权的当年提出了J联赛百年构想,构想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取代棒球,让足球成为日本各地的核心体育文化,而具体的做法,还是从体育教育的根本入手“从娃娃抓起。”

日本足球由此开始跑马圈地,扎扎实实地建起了大批的草地球场,并投入了大量的基层教练,提升青少年的足球水平。二十年间,日本的足球人口飞速飙升,在2016年达到了7000万之多。同时,在亚洲头号球星中田英寿的带领下,日本国家足球队在1998年历史性地打入了世界杯,一跃成为亚洲顶级豪强,并在2002年、2010年以及刚刚结束俄罗斯世界杯上从小组赛成功突围,并涌现出一批在欧洲顶级联赛甚至是传统豪门球队效力的球星。

而在国际足球赛场上屡创佳绩,又反过来吸引了更多的青少年投入足球运动,开始梦想着成为征战欧陆赛场的球星,并为国出战,在最近日本的一项社会调查中,成为足球选手已经成为了青少年最热门的未来梦想从事的热门职业之一,远远超越了棒球。棒球比赛缺少了国际和国家对抗的弊端,也由此凸显。

同样对棒球产生冲击的还有篮球,今年夏天,灰熊队宣布签下了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曾经摘下NCAA第一级别大西洋10联盟的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渡边雄太,让他成为了曾经短暂效力于菲尼克斯太阳队的田卧勇太之后,又一名登陆世界最高篮球殿堂NBA的日本球员。

同时不得不提的还有在日本同样有着极大影响力的英式橄榄球,在2015年英式橄榄球世界杯中,日本队在首场比赛爆出惊天大冷,34-32击败了传统豪强南非队,取得了创历史纪录的一胜。而实力稳步提升的日本队,在今年的友谊赛中甚至击败了世界橄榄球赛场上的王者之师新西兰全黑队,再度震惊了全世界。而在明年,日本又将成为第一个举办橄榄球世界杯的亚洲国家。

面临着来自其他运动的冲击,日本棒球界也没有固步自封,他们采取的第一波应对策略是整合资源,更加注重国际间的交流,打造了囊括各年龄梯队,全新的“日本武士队”的大国家队品牌形象。

借助2013年第三届世界棒球经典大赛的契机,日本重新设计了更时尚,更高端大气的国家队战袍和LOGO,以吸引年轻人关注。同时借助赛程上的优势,在每年的夏季甲子园大赛之后,选拔出像小笠原慎之介、吉田辉星这样夏甲上非常活跃的话题球员,组成十八岁以下日本国家队,参加随后举行的世界18岁以下棒球世界杯,并不断地利用媒体宣传造势,成功地增加了日本棒球的曝光度。

同时,每年的夏季甲子园,为了吸引不同年龄层的男女观众的关注,朝日电视台都会请来当红艺人或组合演唱主题曲,去年演唱主题曲的是风靡全亚洲的美少女偶像团体AKB48,而今年的第100届夏季甲子园大会,朝日电视台干脆请来了长期雄霸日本人气榜的当红组合岚拍摄宣传片和演唱主题曲《夏疾风》,组合中的人气偶像相叶雅纪在专题节目《热斗甲子园》中担纲主持,而他在每天的比赛后,在细腻的笔触和唯美的镜头带领大家回顾一整日比赛中令人感动的时刻,给人留下了令人难以忘怀的印象。

在职棒赛场上,日本职棒利用和局制度,成功避免了像红袜道奇长达7个小时20分钟旷日持久的冗长比赛。同时,曾经经营不善而导致球队所有者多次易手的日本职棒太平洋联盟,如今却不断的开拓创新,包括不走寻常路在球衣设计的时尚感上大做文章,在VR直播等一系列举措,帮助洋联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有日本扬基队之称的读卖巨人队主场开始尝试在主裁判身上装摄像头,给观众们带来了更加有视觉冲击力和临场感的转播画面,这一点甚至走在了美国职棒的前头。

如今如火如荼进行的日美职棒全明星赛,一度中断八年之后又于2014年开始重新举办,作为日本棒球收复失地的举措之一,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和社会反响。回顾日本棒球这一百多年风风雨雨的发展历程,给中国体育最大的借鉴意义,则还是在于日本体育“文武两道”的教育理念。体育和教育的完美结合,值得我们学习。

58名日本球员曾战MLB除了甲子园他们的棒球为啥这么牛?

在世界大赛道奇和红袜的系列赛第二场中,柳贤振作为道奇队先发投手出战,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在世界大赛舞台先发的韩国球员,日本的前田健太也登场亮相。

日裔球员在大联盟有着广泛的成功,迄今为止,有58名日本出生的球员曾出战大联盟,其中12位入选全明星,最为知名的是铃木一朗。

日韩棒球氛围浓郁,其中已经举办过100届的春季甲子园(高中棒球选拔赛)享誉全球,日本在球员市场制度以及人才选拔上已经非常职业化。

腾讯体育讯 2018MLB美职棒世界大赛已经激战2场,波士顿红袜目前总比分2-0领先洛杉矶道奇。有熟悉棒球的球迷不难发现,在道奇阵中,有两位日韩选手,分别是日本的前田健太与韩国的柳贤振,作为亚洲球员的代表,他们二人已经站在全世界棒球最高水平MLB世界大赛的赛场。【】

其实,不仅是前田健太、柳贤振,大联盟还有很多日韩棒球手,他们中不少人是球队中的核心,起到关键作用。昨天柳贤振作为道奇队先发投手出战,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在世界大赛舞台先发的韩国球员,日本的前田健太也登场亮相。

2020年东京奥运会,棒垒球将重返奥运赛场,届时他们将成为中国队重要的对手,那么,日韩的棒球为何这么强呢?这项号称超级适合亚洲人体质的运动,如何令日韩怀有梦想的棒球少年,最终走向大联盟的舞台。

日裔球员在大联盟有着广泛的成功。迄今为止,有58名日本出生的球员曾在大联盟的赛场上出战过,曾经有12名球员入选全明星。其中,国内最为知名的日裔大联盟球员莫过于铃木一朗。

2001年, 28岁的铃木一朗来到西雅图水手队。水手队赋予他51号的球衣,这是在西雅图水手队服役过10年的名投兰迪-约翰森曾经穿过的背号,约翰森在水手队的1995年曾获得过美联赛扬奖,之后又4次获得赛扬奖。

铃木一朗感觉责任重大,专门给约翰森发去了私人信息并承诺“一定会给这个号码的球衣发扬光大”。铃木一朗说到做到,他常年金手套级别的守备令水手队将主场的右外野命名为“51区”。

在2001年,铃木一朗创造了大联盟历史,成为唯一一个在同一个赛季同时获得年度最有价值球员、年度最佳新秀、金手套奖、银棒奖并入选全明星赛的球员。日本的粉丝团经常肯花2000美元/人的费用往返美国,就为了现场观看他的比赛,超过150个日本媒体和摄影机构随队常驻,连水手塞弗科球场的寿司档都开始销售“一朗手卷”(Ichirolls)。

除了铃木一朗,日裔球员还有众多的亮点人物。野茂英雄是联盟史上第4个在国联和美联都投出无安打比赛的投手。有11个日裔球员曾经参战过世界大赛,井口资仁在2005年代表白袜队出赛获得首枚冠军戒指,也是第一位同时在日本职棒总冠军赛及美职棒世界大赛出赛的日本运动员,扬基队的松井秀喜则是唯一一位获得世界大赛最有价值球员称号的日本球员。

2017年休赛期,美职棒大联盟天使队签约了来自日本的天才少年大谷翔平,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二刀流年轻球员成了棒球界的热门话题,也给大联盟注入了新的活力。

“夏季甲子园”,全称是“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选手权大会”,是日本的全国高中棒球赛之一,每年8月于兵库县西宫市的阪神甲子园球场举行,被称为“夏季甲子园”主要区别于同样在这个球场中举行的“春季甲子园(高中棒球选拔赛)”。这个比赛是由朝日新闻社发起的,第一届是1915年,期间由于战争的原因停办过几年,到今年为止,已经是第100届了。

其实,甲子园,并不是赛事的名字,而是场地的名字,甲子园球场完工於大正13年(1924年)8月1号,该年为甲子年,因此命名为甲子园大运动场。同年,第10届的全国中等学校野球(棒球)大会迁至该地举行,因此又被称为甲子园野球场。

所有的棒球漫画中都会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棒球少年对着心仪的女孩说“我一定要带你去甲子园”,因为那里是所有棒球少年的圣地。而中国的棒球迷如果去到日本旅游,甲子园也是必游之地。

最早参加甲子园大赛的高中棒球队总共只有四十几支。发展到今天,每年参加地区预选赛的球队已经超过了4000支,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甲子园大赛的地方预选赛共分为8个赛区,最终将产生49支决赛球队,他们最终将前往位于关西兵库县的阪神甲子园棒球场,参加总决赛,竞争程度可想而知。

无论是地区预选赛,还是最后的总决赛,采取的都是非常残酷的单败淘汰赛制,所以除非有坚强的意志和精湛的球技,否则根本不可能夺取最后的优胜。至于想要获得同年度春夏两季的甲子园大赛冠军(春夏连霸),更是难上加难。不过总会有一些优秀的球队和选手为这个目标而不懈努力。

对于打棒球的日本中学生来说,“夏季甲子园”就是他们的最高梦想。 “夏季甲子园”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日本每年夏季的全民盛会。因为“夏季甲子园”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在日本“甲子园”已成为高中棒球的代名词。甲子园吸引了很多青少年投身棒球运动,为实现自己的青春梦想而努力。

1964年,日职棒南海鹰队的村上雅则与其他两名年轻选手,被送到美国大联盟旧金山巨人队所属的小联盟球队中训练,担任练习生。由于表现出色,在8月31日升上美国大联盟,9月1日对纽约大都会,首度中继登板,成为第一位在大联盟出赛的亚洲选手。

日本职棒于1993年开始施行自由球员(FA)制度,现行自由球员(FA)资格认定,在2006年以前透过选秀加入日本职棒的选手,必须在日本职棒打满8年(在一军登录名单中待满145天算一年)的时间,2007年之后,高中毕业生需要8年,大学、社会人或非经选秀加入的外籍选手则需要7年即可成为国内自由球员,至于能够在海外打球的自由球员资格一律是累积满9年。如球员宣告行使自由球员的权利并留在国内打球,需再打满4年才可再取得自由球员资格。

野茂英雄于1989年在史上最多8支球团同时第一指名的抽选中被近铁野牛选入,为日职史上签约金首度突破一亿日圆的新人。1994年球季结束,因肩伤且近铁猛牛队不愿签下多年复式合约,而自球团任意引退。1995年2月13日和洛杉矶道奇队签下200万美元签约金的小联盟合约。1995年5月2日野茂英雄于大联盟代表道奇队出赛,成为自村上雅则于大联盟出赛时隔三十年后,史上第二位登上大联盟舞台的日本籍选手。

野茂英雄大幅度扭转躯干的龙卷风式投法为其特色,且身为一流的指叉球能手,制造了大量的三振,因此有着“K博士”、“龙卷风”等绰号,当年即入选明星赛担任国联先发投手,并在当年度以13胜6败,2.54的防御率,236K夺下国联最佳新秀及国联赛扬票选第四名。野茂英雄是1990年代亚洲籍球员赴美挑战的成功范例,带动之后日本及亚洲籍球员的旅美风潮。

随着野茂英雄横扫大联盟,美国职棒尤其是西岸球队,开始把目光投向日本市场,「日本出好投手」一时间让各队球探前仆后继到日本「挖宝」,也让长年没有受到外力干扰,雄霸亚洲的日本职棒开始门户洞开,宛如当年江户末期「黑船来袭」的危机。

1996年,欧力士队决定放手当家投手长谷川滋利,并与天使队签属了日职史上第一个大联盟转队合约。随后如伊良部秀辉、吉井里人也宣布希望离队,终于逼使日职让步,遂于1999年修订规范,并就FA年限缩短与「入札」等制度开始讨论,保守的日职决定将球员转卖大联盟「规格化」。

制度开启门户之后,日本职棒球员开始放胆挑战大联盟,随后的「第二代球员」,如铃木一朗、松井秀喜、松井稼头央与城岛健司等,纷纷透过自由球员或「入札」制度等,宣布挑战大联盟,日本职棒球团在内外冲击下,也开始积极培育新生代球星,培养得好说不定也是一笔「好生意」,因而加速了日本球界的新陈代谢。

上赛季休赛期与天使队签约的大谷翔平,引发高度关注。但他目前年龄未到25岁且不具有满6年的职业经验,将受限于棒球联盟对于国际球员签约所制定的工资帽条款,本赛季仅能拿取大联盟的基本最低公司54.5万美元,2021年方可进入工资仲裁,2024年可成为自由球员。而天使队需支付给大谷原有球队斗士队2000万美金的转会费。

我国的国情与日本是截然不同的,但棒球这项运动在中国虽然小众,其实已有百年历史。

詹天佑在耶鲁大学留学期间,就曾在1895年组建过中国第一支棒球队,由于种种原因,棒球文化有一段时间在中国逐渐衰退。1975年后棒球运动逐渐恢复,1979年,中国棒垒球协会成立。而到了80年代,一部日本的《棒球英豪》的动画片给不少80后和90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2年,中国也曾成立过自己的中国棒球联赛(CBL),但在2012及2013年因缺少赞助经费,联赛曾一度停办。2014年后,逐渐恢复联赛,参赛队伍却并不多。

2007年1月, MLB正式在北京成立了办事处。2010年,MLB曾对11座城市的11至55岁人群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对棒球运动以及MLB感兴趣的人群数量接近3000万,这一数字说明中国观众对MLB的比赛是有兴趣的,难以打开市场也并非缺乏观众。

MLB进入中国后,希望以校园为切入点,培养棒球文化。2009年起,在无锡,常州,南京等三个城市开展了MLB棒球发展中心,也就是棒球体校,从中小学生中挑选并培养棒球运动员。目前中国大陆有诸如许桂源、强巴仁增、宫海成等队员在MLB的下属小联盟球队效力。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棒球垒球项目将重新回归,这或许是一个好的机会,同时赛事赞助和产业发展方面也将赢来新的契机。

【杂谈】日本最受欢迎的运动——棒球

棒球运动是一种以棒打球为主要特点,集体性、对抗性很强的球类运动项目,被誉为“竞技与智慧的结合”,是一项集智慧与勇敢、趣味与协作于一体的集体运动项目。它动静结合,分工明确。队员之间既强调个人智慧和才能,又必须讲究战略战术,互相配合。成员之间分工明确,责任清晰,又必须主动配合,相互帮助,必要时为顾全大局,个人要甘于牺牲自我。

棒球在日本被称为“野球”,假名是やきゅう,罗马音是YAKYUU,棒球是日本的国球,深受日本国民的喜爱,日本棒球队也是当之无愧的亚洲第一劲旅。因为这次新冠肺炎预定在3月12日举行的棒球大会被取消成为12日日本NHK的头条新闻就知道棒球在日本的地位了。

日本的棒球文化历史悠久,早在明治维新的1872年,一名在日本高校执教的美国教师,看到日本学生体质很差,便将棒球运动传授给学生进行课外锻炼。后来日本雇用了许多外籍教师,以建立现代的大、中、小学和职业学校。

日本人把棒球当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日本棒球的盛会当数每年春夏两季举办的甲子园棒球比赛。自从1915年以来,每年春天和夏天,日本最好的高中队会在兵库县的甲子园棒球场进行比赛。4000多支报名参赛的队伍,经过激烈残酷的淘汰赛后,仅剩47个队伍有资格争夺全国冠军。

棒球在日本已经远远超越了体育运动的定义,更是一个国家文化精神的体现。棒球在日本之所以能这么受欢迎,正是因为日本的棒球文化。棒球运动的规则,很能体现出日本社会的特征:团队合作、勤奋、论资排辈。对日本人来说,最重要的动作不是击球而是戴着手套接球,所以棒球也反映出大和民族隐忍、坚持、奋勇的武士道精神和危机意识。

坐在开阔的看台,品尝着可口的小吃,观看自己喜爱的球队、选手的比赛,无疑是一种别样的享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