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故垒的垒什么意思

潍县战役胜利72周年:故垒弹洞今犹在 峥嵘岁月难忘怀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72年前的4月27日,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九纵攻城部队将胜利的红旗插上潍县东城,至此,潍县县城全部解放。在《将革命进行到底》(《选集》卷四)一文中对潍县战役进行了高度评价。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潍坊晚报特推出纪念潍县战役胜利72周年系列报道,重温那段血与火的岁月。

位于寒亭区固堤街道东常寨村的潍县战役指挥部旧址,正房里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72年前,潍县解放,成立潍坊特别市。弹指一挥间,72年来,潍坊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闻名遐迩的世界风筝都、国家文明城市。4月22日至25日,记者先后走访潍县战役指挥部旧址、潍县老城墙、玉清宫战斗旧址等地,再次触摸那一段段燃情岁月,聆听那一个个动人故事。目前我市已将现存的大部分战斗旧址进行了修复和保护,还有部分正在规划保护,以此更好留住“城市印记”,传承红色基因。

4月22日上午,阳光明媚,记者来到寒亭区固堤街道东常寨村。村里的街道整洁干净,路边鲜花芬香艳丽,好一幅文明和谐的美丽乡村画卷。潍县战役指挥部旧址就坐落在这里。

沿着村子的中心大街向西前行,在最西端有一处普通民房,大门向东、正房4间,这便是当年山东兵团司令员的住所。大门口设有“潍县战役指挥部”石碑,早已被打造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推开一扇黑色的老式木门,院内收拾得干净利落,物件摆放井井有条,房屋保存尚为完好。院内,房主孙孔杰和妻子郑发美正在清理新长出来的杂草。见到记者到来,夫妻俩起身热情打招呼。“这是我家祖上的房产,距今已有170多年历史。房屋虽历经几次修缮,但都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将老房屋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下来。”61岁的孙孔杰说。

走进正房,墙上挂着作战地图,设有作战沙盘,还有后来摆设的行军水壶等。最西头的一间便是的休息室,如今只摆着一张桌子。原来室内的行军床、无线电台、电话等,在进城时全部带走了。“听我父亲说,当时司令的休息室里光电话就七八部,经常听见电话铃声响起。”孙孔杰说。

当年,这里距离白浪河仅数十米(后因白浪河改道,现距200余米),屋后参天树木较多,便于隐蔽。“那时在村子里,部队的汽车有几十辆,军队的飞机在村子上空飞来飞去好几次,也没有发现。”孙孔杰说。

在正房屋后,当年拴马的马桩保存完好。“这里曾是一片树林,树林里常拴着几匹马。一旦发生特殊情况,一脚踹开后窗户,骑着马很快就能脱身。”86岁的村民王作风回忆说。

离开潍县战役指挥部,记者又来到寒亭区开元街道北张氏村。这里早已进行了城中村改造,村民们都搬进了村子东南角的小区,只剩下两棵枯松相依相偎,这就是潍县战役“功臣”之一,赫赫有名的“张氏二松”。

由于干旱等自然因素,两棵松树已于十几年前相继死亡,但枝干仍然完好地矗立在原地。两棵松树一南一北,犹如同胞兄弟携手相依。大松居北,高10余米,围长6米;二松居南,与大松同高,围长5米有余。两树姿态各异,树枝一簇簇向外伸长,每一枝都尖锐有力,如同利剑直指长空。站在树下,者感觉自己十分渺小。

北张氏村党支部书记王广平告诉记者,这两棵松树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军民友谊松”。因为它们见证了72年前一段令人难忘的红色往事,见证了解放潍县时期张氏村村民主动献松林的感人壮举。

王广平向记者娓娓道来。1948年4月,潍县战役即将打响,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进驻潍县华疃区的几十个村庄。为解决部队几万将士的烧柴和修工事用的木柴,在华疃区区长王华彬、南张氏村村长王曰光动员下,王氏家族长辈召集南、北张氏村的王姓村民召开家族大会,2000多人一致同意“献出松林”“支援前线”。

散会后,村民们立即拿来锨、镐、斧、锯,主动砍伐了自己家族茔地内的松柏。经过一天一夜奋战,上千方木材整理成木桩、木板和木柴,装上大车送往部队,解了部队的燃眉之急,有力支援了前线。为纪念这一事件,特意留下“张氏二松”。

“‘张氏二松’见证了潍坊人民全心全意支援解放战争的感人事迹,见证了潍坊的解放和迅猛发展。如今,这两棵松树仅留下伟硕的树干和遒劲的虬枝,但张氏村仍然将它们留在原处,作为潍县战役的重要历史遗存,传唱当年全村支援潍县解放的动人事迹。”王广平说。

潍城区老潍县西城北城墙、奎文区老潍县东城西城墙,作为我市仅余的两处老城墙,历经岁月沧桑,见证城市变迁。

25日下午,记者来到潍城区向阳路与北马道街交叉口附近的西城北城墙看到,这处古城墙十几米长,底部由石头垒成,灰色的墙面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孔洞,杂草从一些洞里长出来,雨水侵蚀的痕迹随处可见。外墙皮经过几百年的风化和炮火的洗礼,只剩下三合土夯成的内部结构。一路之隔的向阳路西侧,还有一处与这里基本相似的古城墙,风化较严重,有些地方出现坍塌的情况。

有关部门在整修东城西城墙时,特意将一段长四五米的城墙保留了战争时的样子。

这是老潍县西城北城墙的一部分。上世纪80年代,向阳路由南向北延伸,开通后将城墙分成东西两段,成了现在的样子。目前该古城墙已作为城区内的历史遗迹予以保留。“这段古城墙是现存历史最久的老潍县城墙,这些年虽然没有更大规模的破坏,但也缺少了必要保护。”家住潍城区曹家巷附近的张先生说,近几年,墙上的弹孔越来越大,有的甚至连成一条线米,城墙顶上能够并排行驶两辆汽车,可如今越来越矮了。

东城西城墙也就是潍坊人常说的老潍县东关城墙,位于白浪河东岸福寿东街至东风东街之间。沿着通济门向北,记者看到,多数墙体保存完整,但也有部分墙体出现青砖风化脱落现象。向北走大约200米,当年潍县战役时留下的弹痕仍清晰可见。有关部门在整修时,特意将一段长四五米的城墙保留了战争时的样子,作为潍县战役的遗址供人凭吊。

“潍县战役时,先打的西城,后打的东城。东城的西城墙外是白浪河,与西城相比,攻城部队要先过十几米宽的白浪河,难度可想而知。再加上连续作战,体能消耗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克服各种困难,最终夺得胜利,我军真是太伟大了。”家住曹家巷社区83岁的于秀文说。

北宫又叫玉清宫,位于潍城区北宫西街向阳路与和平路段的潍坊职业学院培训基地大院内,现在仅剩两座老房子。在古老的墙上,依然能看到当时双方交火时留下的痕迹。2012年,玉清宫被潍坊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了解,北宫战斗是潍县战役一系列外围战斗中最为激烈、艰苦的,当时的潍县城防工事复杂、坚固,为华东战场所罕见。

整个城防体系以西城为核心,设有3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多个独立据点,北宫是其中最大的两个据点之一,被军视为攻不破的堡垒。这场战斗惨烈异常,自1948年的4月8日开始,当时参加战斗的华野九纵26师77团,仅营级以上的干部就牺牲了6人。战士们一边挖战壕一边打,战壕不断逼近,使军多年精心打造的防御工事丧失了作用。4月12日傍晚,失魂落魄的北宫残敌被迫逃窜,战斗结束。

当年的荷花湾战斗发生在今潍城区曹家巷社区一带,曾经的战斗旧址已经荡然无存,有关部门特意建起了一座街心小公园式的文化广场,命名为忆荷园。走近忆荷园,不少居民在广场上,或互相聊天,或吹拉弹唱,这里已经成为社区居民休闲娱乐的场所。里面有一条长廊,两侧设置了内容丰富的宣传栏,讲述了荷花湾战斗的惨烈场面。

荷花湾战斗是潍县战役中一场具有全局性影响的城市阵地攻守战。1948年4月24日4时,总攻开始后,华野九纵79团五连和特务连一个排共160多人在此浴血奋战,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坚守阵地长达13个小时,最终迎来后续部队。战斗结束时,只剩下16人,仅两人未受伤。

潍县战役爆发时,孙孔杰的父亲孙坤一只有18岁。老人在世时,经常和孙孔杰讲起进村时的场景。

1948年4月8日傍晚,东常寨村的村民正在家中吃饭,忽然一股巨大的声浪滚滚而来。大家纷纷跑到街上看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几十辆军车呼啸而过,把整条大街照得通明,车上有很多武装整齐、气势威武的战士。路上穿插着慢慢行驶的小汽车、中吉普和摩托车,还有源源而来的马队。一时间,操着各种口音的呼喊声、口令声,金属叮当声,汽车轰鸣声,马嘶狗叫声等,掺和着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使整个村庄沸腾了。

正在大家纳闷这是哪里来的部队时,一个身穿黄军装、腰里别着手枪的中年男子从一辆小车上下来,跟大家伙打招呼说,他们是、毛主席的部队,是来解放潍县的。

后来,孙坤一才知道,“那个当官的”竟然是毛主席的爱将、华野山东兵团的司令员、赫赫有名的。再后来,成了他家的“房客”。

就这样,部队在村里驻扎下来。同一同居住在村子里的还有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华东局财委书记曾山。三个人分开居住,三处住所呈品字形,目的就是防止敌人空袭时都遭遇不测。谭震林的住所已于1997年前后被拆毁。曾山的住所被保留下来,但随着岁月洗礼,如今已破败不堪。

东常寨村革命土壤非常深厚,大家对的到来拍手称快。“听父亲说,许司令进来之前,已派先遣部队到村里打探过情况,对每家每户了如指掌。许司令来到我家后,我父亲母亲主动让出房子,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孙孔杰说。

潍县战役爆发时,于秀文只有11岁,当时家住老潍县东城通济门附近。作为亲历者,回想起当年的战争场景,仍历历在目。

于秀文回忆说,当时附近驻扎着一些军队,一到傍晚时分,就看到往城里一批一批调兵。晚饭过后,就听见枪声响。我军攻城战斗打响后,眼瞅着飞机在天上盘旋,城墙外猛投弹药,狂轰滥炸,一时间炮火轰鸣、硝烟弥漫,再掺杂着士兵们的厮杀喊叫声,让附近村民无法入睡。

“记得潍县战役那几天,我就躺在床上听炮声,数枪声,经常数到半夜,好不容易睡着了,一个炮弹打下来,又把我吵醒了。飞机投掷的燃烧弹、照明弹,照得潍县城像白天一样亮堂。”于秀文说。

攻城部队攻上城墙,突破进城后,迅速投入城内战斗,为避开敌人布设在主要街道上的防御工事,全部投入巷战,分散突破。“当时没有走大街,而是进了村民家的院落,从这家打洞穿到那家,借助院落掩护,成功避开了敌人的火力,减少了人员伤亡,夺取了最后胜利。”于秀文说,进城后,站在高处,不断大声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成群的官兵在的指挥下,排成纵队,高举双手,撤离战场。

不少市民表示,潍县战役的胜利是潍坊人为之骄傲的一段历史,也是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希望相关部门更加重视这些革命旧址,进行修缮保护,为潍坊人留住这段辉煌的历史。

“每当触摸到残存在城墙上的这些弹痕时,我都会在脑海中想象当年潍县战役中炮火连天的场景。无数革命前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应该铭记历史,珍惜当下,作为年轻一代,更应该好好学习,报效祖国。”在北城墙参观的市民孙杰说,潍县战役的胜利凝聚着老一辈革命者的智慧和血汗,是潍坊的宝贵财富,建议相关部门进一步挖掘潍县战役这段红色历史,让更多人了解红色文化。

记者了解到,为留住“城市印记”,传承红色基因,近年来,我市在深入挖掘潍县战役革命精神基础上,整合潍县战役旧址资源,精心打造了潍县战役胜利纪念碑、潍县战役党性教育基地等,将潍县战役指挥部旧址、玉清宫战斗旧址、荷花湾战斗旧址等打造成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文化基地。通过沙盘、展板、实物、视频等全面系统地还原了潍县战役战前、战中、战后的历史情景,让更多市民了解潍县战役的红色历史文化。目前,还有部分革命旧址正在积极申请提升改造和修复。

据北张氏村党支部书记王广平介绍,他们计划在“张氏二松”处种植一片松林,打造古松园,将古松保护起来,并在园内建立王氏祠堂,修建文化活动室、农家展览室、古松观赏室等活动场馆,目前在规划设计中。

近日,我市还出台了《潍坊市白浪河绿地广场(东风街以北,白浪河东岸地块)规划设计方案公开征求意见》,将改造老城墙保护线,打造以浅根系为主的绿化保护带;以潍县古城与城墙的历史文化为展示主体,重塑城市历史保护与文化展示空间。(文/图 潍坊晚报记者 张振民 刘燕)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25首经典怀古诗词荡气回肠穿透古今

怀古诗,主要是以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陈迹为题材,借登高望远、咏叹史实、怀念古迹来达到感慨兴衰、寄托哀思、托古讽今等目的。

《精选五七言律耐吟集》:举头千古,独往独来,此为佳作,一清如水,无迹可寻。

薛雪《一瓢诗话》:“似议非议,有论无论,笔着纸上,神来天际,气魄法律,无不精到,洵是此老一生杰作,自然压倒元、白。”

此诗凭吊昔日东晋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的繁华鼎盛,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

杜甫称颂诸葛亮雄才大略、辅佐两朝、忠心报国,对他出师未捷而身死充满惋惜。全诗雄浑悲壮,沉郁顿挫,具有震撼人心的巨大力量。

前二句赞颂诸葛亮的丰功伟绩,后二句惋惜刘备吞吴失师,葬送了诸葛亮联吴抗曹统一中国的宏图大业。诗人把怀古和述怀融为一体,浑然不分,给人一种此恨绵绵、余意不尽的感觉。

诗人批判隋炀帝开运河的同时,也不抹杀他在客观上所起的积极作用,并把这个历史上有名的暴君和治水的大禹相比,是很有见地的,也是很有胆量的。

该诗表达了对屈原的悲悯和同情。全诗抚今追昔,紧紧围绕“怨”字下笔,语言明朗,诗意含蓄,隽永深远,深得历代诗评家的赞誉。

清代诗人施补华《岘佣说诗》:“并不用意而言外自有一种悲凉感慨之气,五绝中此格最高。”

这首《念奴娇》借古抒怀,雄浑苍凉,大气磅礴,笔力遒劲,境界宏阔,将写景、咏史、抒情融为一体,给人以撼魂荡魄的艺术力量,被誉为“古今绝唱”。

辛弃疾怀着深重的忧虑和一腔悲愤写这首词,全词豪壮悲凉,义重情深,闪耀着爱国主义的光辉,千百年来,感动着无数仁人志士。

全词情景交融,境界雄浑阔大,风格沉郁悲壮,把壮丽的景色和历史内容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自成一格,堪称名篇。

全诗用情景陪衬与情景反衬两种手法,语言含蓄,感慨深沉,空灵蕴藉,神完气足,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曾经的红墙绿柳,只今变成断井残垣。无边春色,不仅令人想起它曾有过的繁华,更令人想起它曾经历过的落寞。

岑参登邺城,荒城破败萧森,看着东流奔逝的漳河、年年不变的春色而生发山河依旧、古人长已矣的悲慨。全诗语言素淡自然,朴茂浑涵。

金陵曾是六朝古都,繁盛至极,如今,已经成为历史的遗迹。诗人慨叹金陵繁华一去不返、人间权势终归于尽。

词的上片缅怀三国赤壁之战,盛赞周瑜”气吞区宇“、火烧曹兵的雄才大略。下片寻访遗踪,感叹兴亡,抒发忧时伤世之情,表达了作者对时局的深深忧虑。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道尽千载盛衰下的百姓苦难,振聋发聩,天地动容。

词人追忆项羽的历史事迹,感慨历史如过眼烟云,个人得失虽然让人惆怅,在这流动的历史大河面前却渺小至极,如此一想,再回首看这荒城、落日、飞鸿,看透人世间不过如此。

作者途经骊山时,触目伤怀,引史为证,感情痛切,风格沉郁,抒发了世事无常、徒增悲叹的感叹。

这首曲慨叹秦汉时期的战争,抒发了连年的战争给百姓带来的深重灾难,表现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