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丁俊晖用的什么牌子的球杆多少钱

从丁俊晖球杆找回说起 球杆对职业选手有多重要

斯诺克直布罗陀赛激战结束,原本准备参赛的丁俊晖因为球杆丢失而让广大球迷担心,丁俊晖此后微博更新透露球杆已经成功找回,总算让球迷吃了一颗定心丸,在错失了直布罗陀赛之后,丁俊晖下一次出战将是在3月19日的球员锦标赛。

对于斯诺克选手来说,球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曾经有多位知名选手都有球杆丢失的经历,最近的则是本赛季特鲁姆普在上海赛决赛输给奥沙利文后球杆丢失,换新球杆后其状态严重下滑,最近几站赛事都是前两轮即遭淘汰出局。

职业选手通常选择英国球杆,量产球杆便宜的五千元,制杆大师量身定做的球杆则高达两三万元。

绝大多数的斯诺克职业选手,都是选择白杨木、枫木、黑檀木制成的球杆,这几种木材制成的球杆密度高、弹性好、木纹清晰、不易变形。从生产地来说,顶尖球手大多数选用的是英国生产的球杆。毕竟英国是斯诺克发源地,英国球杆历史最悠久,技术也是最高的。

职业球手一般采用的是定制球杆,价格都在万元以上,一些制杆大师手工打造的球杆两三万一支也很正常,而这些球杆的消费者,除了经济实力雄厚的斯诺克爱好者以外,更多的还是职业选手。

虽然定制球杆的质量稳定,但多数职业选手还是希望使用上了年份的“老杆”,墨菲以前用的那支老杆有近百年的历史,最早是在他朋友的车库中发现的,他觉得好用,于是他朋友就给他了。

除了墨菲,职业赛场的老将“刀疤”肯-达赫迪和球杆的故事也很有意思,他用的球杆名叫Old maple rack cue,这支杆是在他成名之前,和一家台球俱乐部老板打赌赢来的。虽然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这支老杆曾出现过几次开裂,不过他都没有选择换杆,而是将球杆拿到都柏林,找到一个制杆师傅帮忙修理。由此可见,职业选手对待一支好杆有多么的“专情”。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职业选手都喜欢“老杆”,个性鲜明的“火箭”奥沙利文就是一个例外,他对球杆的要求并没那么高,也曾多次换杆。2009年在世锦赛夺冠时,球杆在训练的时候被奥沙利文无情地折断了,奥沙利文不得不在温布利大奖赛上,使用一支磨合时间很短

的新杆。让人意外的是,他居然用这支新杆拿到了冠军。事后才知道,那支新杆是世界斯诺克球杆第一大品牌约翰-帕里斯的制杆大师为他量身打造的。就在这支球杆帮助奥沙利文拿到当年的温布利大师赛冠军后,他又将这支带来好运的球杆送给了好朋友、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

国内的斯诺克球员丁俊晖使用的是一支斯坦福球杆,肖国栋用的是一支Mike Wooldridge球杆,Mike Wooldridge是一个英国的品牌,球杆的做工精细、款式新颖、颜色搭配上时尚大方,深得年轻球员的喜爱。在所有的斯诺克爱好者心中,这个品牌的球杆不仅是一支打球利器,同时也值得收藏。

如今,通过海外代购或者国外的购物网站,斯诺克爱好者不用远赴英国,就可以买到一支英国品牌的量产球杆。不过,并不是贵的就是最好的。亨德利进入职业赛场后,很长一段时间使用的球杆,是小时候他父亲送给他的普通球杆。其实,价格高的球杆用起来不一定顺手,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支才是最重要的。

斯诺克球杆根据连接环的位置可分为1/2和1/4两种,1/4杆重心相对偏后,由于前半截较长,对木质有更高的要求,价格相对较贵。许多专打斯诺克的人都偏爱这种杆,唯一的缺点是携带不便。球杆的硬度和弹性也要符合自己的特点,像吉米-怀特用的杆,硬度非常高,

因为他喜欢远距离的大力击球并带有强烈的旋转,太软的杆是做不到的。史蒂夫-戴维斯用的杆较软,弹性适中,他处理远球时很少强攻,往往是利用其精确的防守。

丁俊晖收获“迟到的球杆” 要在上海打破冠军荒

本报讯十一黄金周期间在上海的体育迷无疑是幸运的,第二届上海斯诺克大师赛今日正式开杆,包括奥沙利文、亨得利在内的好手都将悉数出场,而丁俊晖和傅家俊自然得担当起东道主的领军人物。

昨日,他收获了自己“迟到的球杆”。此前因为航空公司办理托运过程中的失误,丁俊晖和梁文博的球杆都落在了伦敦机场,经过航空公司的协调,“早上就拿到了球杆,因为有大盒子保护着,球杆没怎么受损。”直到下午丁俊晖才开始抵达上海后的备战训练,称“手感和心理状态”都不错。而一年前的上海大师赛,丁俊晖同样遭遇了球杆意外,当时他的球杆在托运时皮头损坏,临时借用了梁文博的球杆上场,很快被淘汰。

丁俊晖透露了一个小插曲,他所乘坐的航班因为一些原因,导致自己托运的球杆还没有到机场,估计要到明天才会送到酒店.因此,丁俊晖也不能像昨晚抵达的傅家俊那样提前适应比赛场地了…

丁俊晖失利都是皮头惹的祸 换球杆赛中心态失衡

一胜一负,惟一赢下的还是与小将于德陆的“中国德比”,小晖的赛季首秀实在难令人满意。

由于在前天与于德陆的比赛中打裂了球杆皮头,小晖不得不在赛前临时更换了一个新皮头。为此他还特意向组委会要求加练半小时,以尽快适应新杆头。

不过在昨天下午的训练中,我们还是发现这一细小的变化不可避免的影响了丁俊晖。在整个训练过程中,小晖始终没有找到进攻的感觉,原本十拿九稳的中距离直线进攻命中率也一直不高。在常规训练无法找到状态的情况下,丁俊晖只好改变训练方法,练起了定点击球。

看着爱徒迟迟不能进入状态,站在一边的教练蔡剑忠也是一脸焦急。“谁也没想到比赛时皮头会破。现在已经换了三个,可效果一直不太好,只希望他在晚上的比赛中能克服这些不利因素。”说这话时,蔡教练多少有些无奈。

如果说皮头的更换仅仅是影响丁俊晖击球的准确度的话,那么昨天晚上比赛中由此造成的心态失衡也许才是小晖止步第二轮的真正原因。

虽然贵为世锦赛冠军,但昨天小晖的对手多特在“神奇小子”面前却毫无优势可言,此前两人三次交手,小晖保持全胜。这位年初来过杭州的英国名将赛前还恭维道:“丁是个天才选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世界冠军。”

客气归客气,上了场的多特自然不会给小晖任何机会。由于对皮头的适应明显存在问题,丁俊晖上来后就频频在中远台进攻失误,特别是第二局原本胜券在握的局面,却因为最后一颗黑球的脱杆而将到手的胜利拱手相让。

为了能改变被动的局面,小晖特意在两局后更换了自己的球杆。不过新球杆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反倒是球桌对面的多特越战越勇,连连取分。

这时的小晖似乎又回到了上赛季后半段的灰色记忆之中,看着对手风卷残云般的进攻,“神奇小子”斗志全无,只是托着下巴在场边发呆。即使是惟一赢下的第五局,小晖还是在击打红球不进的情况下毫无意义地碰了一下母球,被罚7分,心态之失衡可见一斑。

也许是熟知丁俊晖性格的缘故,比赛一结束,众多老记都慢吞吞的往新闻发布会现场赶去,完全没有了第一场小晖赢于德陆时争抢有利地形的劲头。一位女记者还要一边开导一位“新手”:“急什么啊,谁知道他来不来呢,就算来也得二十分钟后。”

果不其然,在多特洋洋洒洒一番获胜感言之后,小晖才姗姗来迟,不过来总比没来好。不过令人意外地是,原本以为输球后一定是“臭脸”一张的丁俊晖却难得的一脸轻松,与首轮获胜后的表情颇多相似。

新闻发布会一开始,小晖的注意力就被桌上的一盆装饰花吸引,与回答记者们尖锐异常的问题相比,“神奇小子”似乎更喜欢研究花篮中的各种鲜花。“还不错吧”,“打的不好”,“希望以后的比赛能有所改变”……短短五分钟,老记们“挤牙膏”般的获得了这些自己都可以回答的写作素材。

就这样,丁俊晖的赛季首演落下了帷幕,离开发布会现场时,小晖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真臭,是得变变了。”接着就匆匆消失在上海的茫茫夜色中。

而球杆上小小的皮头和丁俊晖失控的情绪都成了全场的焦点。 “我能看出他很不开心,几乎在第一局结束后就放弃了。”正如对手多特赛后评点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