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龄球国手月薪600元 女子冰球队无编制无工资

11月 10, 2022 188bet体育在线下载

用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下称“小球中心”)运动三部部长、中国保龄球协会秘书长崔伟红的话来说,这支由“非职业”运动员组成的、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国家保龄球队,是一支“以小米加步枪对抗人家飞机大炮”的队伍。

月工资仅有600元,只比北京的人均410元低保标准略高。训练场地稀缺、设备陈旧,甚至难以承担训练费用,队员几乎全是“兼职”者“义务”出战。

国家队种种尴尬的背后,是全国范围内保龄球运动的消沉。那个曾经席卷全国的保龄球热潮和极其火爆的保龄球市场,如今留下的只有少数依然坚守者的落寞。

作为第一支晋级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的中国队伍,女冰姑娘们起到了鼓舞士气的作用。

对于收入并不丰厚的女冰姑娘们来说,这次胜利也意味着她们可以拿到一笔奖金,这对于长期艰苦训练的她们也是一个回报。“很多人坚持不下去就走了,留不住人的。”

现在中国女子冰球国家队里,很多人是没有编制、没有工资的“无业游民”。女冰国家队的选拔体制比较少见,由于我国冰球运动的不景气,国家队员只能直接从东北的一些体校和社会中选拔,没有经历过地方专业队的训练,所以当这批“学生”进入国家队后,都是没有身份没有薪水的,也没有任何的保障。

中国女子冰球队有23人,其中15人是属于没有工资的“临时工”,但就是这样一支队伍,还肩负着争取在2010年冬奥会上创造佳绩的重任。而且,8名“在编”队员的月工资也仅在1000元左右,但这份并不丰厚的“固定工资”却是“临时工”们可望而不可即的。

很多运动员每月只能靠国家队补贴的训练费生活,大多时候还要靠家里的经济支持才能维持生计。

之所以还在坚持,或是因为喜欢或只是为了单纯继承父母的职业。这和国外的冰球气氛很不同,那里的孩子们打冰球是出于兴趣爱好,打冰球是在他们解决了温饱之后的一种兴趣爱好。

中国女子冰球队现在处于新老交替时期。老队员像金凤玲,王莉诺、桑宏等一打就是十几年。桑宏前两年已经退役,当了一名人民警察,但在女冰世锦赛上再次复出,为的就是带一带年轻的队员。因为很多年轻队员就是刚刚从学校里抽调上来的中学生。

国内的冰球市场迟迟打不开,男子冰球近年开展了亚洲冰球联赛,但关注的人寥寥无几。女子冰球更是艰难存活。冰球在东北三省,曾经受到不少观众的喜爱。但在今天,国家队都没有待遇没有保障的现实情况下,有哪位家长还会送自己的“千金”去打冰球?

恶性循环由此产生,冰球的商家赞助也望而却步。这让我们联想起了当年的女足,她们的训练和生活也是常人难以想象。国家对冬季项目的投入远不及夏季项目,冰球运动更加惨淡。这片孤寂的土地少人耕种、浇灌,一批孤寂的玫瑰在独自绽放,自生自灭。钱进

作为一个国家运动项目,保龄球运动的管理者把将于2010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第16届亚运会当成一次空前的契机——因为这是第一次在我国举办亚运会保龄球比赛,也将是我国保龄球项目参加的最高级别国际比赛。他们希望通过在这次比赛上拿到成绩,来重新唤起国家及全社会对保龄球的重视,改变保龄球的现实。

崔伟红说,保龄球运动作为非奥运项目,长期以来国家在人、财、物上的投入都非常有限,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此项运动的发展。即便是有了空前的重视,投入依然显得力不从心。

目前中国保龄球队的队员们正在昆明海埂训练基地备战2010年广州亚运会,对于这8男8女16位运动员,崔伟红苦笑这是一支来自“五湖四海,年龄跨度从18岁到40岁,以当年红军作战小米加步枪对抗人家飞机大炮”的队伍。

而女子8名队员里的4名弧线球选手,也是目前全国能找到的、仅有的4名弧线球选手。“中国的保龄球运动能否取得成绩,也就靠这些人了,就像一个‘赌石’的过程,也没有选择的空间了。球道需要下油(涂球道油),这对一般保龄球场馆和保龄球爱好者平常练习来说都是不可能办到的。”

而且,下油机造价很高,现在国家队里用的两台2004年买的训练时给球道下油的机器,已经修补得快要散了架,落后国际专业水平四代。直到今年为了备战亚运才刚买进一台新的下油机。

“以每个运动员每天130元的训练经费标准包括吃住行全部,我们管理中心有时都无法支付在这些基地的训练费用。”崔伟红如是说。

崔伟红介绍说,以往出国打比赛,因为经济状况本来拮据,再加之国际航班每超重1公斤就要多收30多美金,所以中国队每个队员最多只能带2个球,或者女队员一人一颗把球抱上飞机。

而同样的比赛,韩国运动员一人少则带8到12颗球,有的人多到整箱托运,队员们都羡慕不已。有时队员们还会在赛后,捡别人不要的球,带回国把球洞补上,再根据自己的手型重新开球。

“有的时候,人家问我在国家队待遇怎么样,我都不好意思和人家谈,只说还可以。”2005年保龄球世界女子锦标赛精英赛冠军、现国家队队员杨穗玲告诉记者。

每人每月600元,是国家队保龄球运动员的工资,因为属于编外人员(非奥运项目没有正式国家队编制),所以这600元工资还是从小球中心其他创收项目中拨款凑出来的。谈起这些运动员和教练的辛苦,崔伟红一度哽咽落泪。

“我想现在我打球就是爱好,就是追求梦想。我平常在佛山市安全生产管理协会上班,单位领导对我打球很支持,所以每次有国家队比赛时我再回队里加入训练。与美国等国家不同,中国没有职业的保龄球职业选手。”杨穗玲告诉记者。

“现在国家队里这种情况很普遍,很多教练和老队员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为了这项运动还不得不时常放下自己的生意。”小球中心保龄球项目主管王佳鑫告诉记者。 张璐晶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